【岁月刘声】蛙声再扰林冠英清梦


当传来首相敦马哈迪亲自欢迎7名从巫统出走的国会议员,尤其是包括曾被林冠英狠批为“魔鬼”的沙布丁集体跳槽至土着团结党的消息后,最高兴的相信是刻在等待投效土团党的前马六甲首席部长阿都拉欣淡比仄。

来自槟州威省的打昔汝咯国会议员沙布丁这回获准栖身希望联盟的土团党,身为民主行动党秘书长的财政部长林冠英想必会顿感尴尬,而一旦敦马也首肯收容阿都拉欣,林冠英不知会否更觉得难堪不己。

沙布丁于2016年仍身在巫统时,曾在国会下议院指控时任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以低于市价购买位于槟岛宾鸿路的洋房,结果导致后者不幸沦为第一位被提控以权谋私的槟首长;直至希盟入主布城后,随着总检察署撤控其贪污罪状,已上京入阁的林冠英才庆幸“讨回清白”。

在这期间,林冠英曾给予反击,揭发时任槟州区域发展机构的沙布丁涉嫌低价售地,如今反贪污委员会是否会持续追查此案,敦马表示,这该交由反贪会决定。

尤有进者,沙布丁于2017年在下议院参与辩论童婚课题时竟称“9岁童可结婚”,甚至大放厥词地指“强姦案受害者可与加害者结婚”,乃不啻是有助解决这项社会问题的方案,他一言既出,顿时沦为众矢之的,而槟州希盟政府曾在槟州议会通过谴责沙布丁所发表的“先奸后娶论”。

不过,身兼土团党及希盟名誉主席的敦马这回却为沙布丁缓颊,他表示,任何人过去都曾犯错,不应一直执着于一个人的过去。

在本届“509”大选中,在国阵旗帜下再度重返打昔汝咯国会选区守土的沙布丁仅以81张多数票(据知是本届大选多数票最少的国席),险胜土团党总秘书马祖基;马祖基在败选后受委为上议员,并出任外交部副部长,但他最近陷入被指虚报学位的风波中。

也是槟州土团党主席的马祖基于去年6月12日入稟选举法庭,以挑战有关选举成绩;就在沙布丁跳槽至土团党后第三日,也就是上週五,在诉辩双方认为“不应浪费法庭的时间继续审讯”后,选举法庭驳回马祖基的诉讼,而沙布丁得以保住国会议员资格,这个结局不知会否为朝野提供某种联想空间。

话又说回来,敦马既已表明“任何人过去都曾犯错,不应一直执着于一个人过去”,被行动党标签为“马六甲丑闻之王”而于去年12月中申请加入土团党的阿都拉欣得偿所愿看来仅是时间的问题。

说话当年时任甲首长兼巫青团总团长阿都拉欣涉及性丑闻,因替受害的一名未成年马来少女伸张正义,追讨公道,林冠英在揭发此案的宣传单中被指使用煽动语句,结果反遭国阵政权援引煽动法令及出版与印刷法令,以“企图煽动我国人民对大马司法制度不满”的罪名加以逮捕和提控,最终不幸于遭联邦法院宣判罪成,须入狱18个月,并被褫夺参选和参政权利5年。

恐梦见与“魔鬼”拥抱而惊醒

敦马这回高姿态向巫统“招降纳叛”,引起部分行动党领袖深感不满后,林冠英依然轻描淡写地指出,敦马已同意提前召开希盟党主席理事会会议,以讨论希盟应否招收前巫统议员的课题,但希盟的政敌认为前巫统议员跳槽至土团党犹如“生米已熟成饭”,希盟在“轻舟已过高重山”后才开会讨论,可说是为时已晚,况且敦马于过去,现在或未来,都绝不会让别人纠正,抑或调整他本身所已作出的决定。

或许可以这幺说,儘管似乎“旧梦不须记”(行动党在野时曾是跳槽文化的最大受害者),但在可预见的未来一段时日,林冠英每晚入眠时不知会否被阵阵“蛙声”干扰,甚至梦见与沙布丁或阿都拉欣“拥抱”而惊醒。

文/刘汉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