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刘声】行动党“追杀”马袖强


仅是短短的一年多,民政党全国主席马袖强前后的心情,如今看来截然不同,尤其是来届全国大选晋入倒计时的这段日子。

也是种植及原产业部长的马袖强上週三出席其部门的集会时表示,不希望本身成为该部的“短命”部长,他此时此刻如此感慨相信不无理由,且与其个人的政治前途,乃至民政党即将于来届全国大选所面对的严峻挑战攸关。

记得首相纳吉于2016年7月改组内阁,马袖强从首相署部长调任为种植及原产业部长后,他第一天上班时曾表示“顿时有回家的感觉”。

(自民政党加入国阵以来,原产业部长一向分配给该党,也是该党至今的唯一部长,最早由目前已淡出政坛的该党前任署理主席梁棋祥担任,而从1986至2004年,则由该党第三任全国主席敦林敬益掌管和经营这个被视为民政党的“家”,但到了民政党于2008年全国大选不幸蒙受重挫,甚至断送它主导的槟州国阵政权,致使当时继任该党全国主席的前槟州首席部长许子根以上议员的身份入阁,也仅受委为首相署部长。)

在的补选中,为国阵收复安顺国会议席而受到纳吉高度讚赏的马袖强,让他终偿“回家的感觉真好”夙愿,为何如今竟有“回也匆匆,离也匆匆”的无限感触呢?不知他是否对盛传民主行动党将于来届全国大选调派该党重量级领袖直捣安顺国会选区,此举被视为有迹象部署“剿灭”马华的“火箭军”也伺机一併“追杀”民政党,而顿感本身及民政党的命运吉凶难卜。

随着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共治”的行动党已誓师强攻马华的最后一个政治堡垒柔佛,尤其是由该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转战亚依淡国会选区,硬碰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目前又盛传行动党霹雳州主席倪可敏有意上阵安顺国会选区挑战马袖强,上演另一场“王者之战”。

火箭军“赶尽杀绝”民政党

无论如何,身为民政党的领军主帅,肩负“拯救”全党重任的马袖强曾一再表明他将于来届全国大选留守安顺,以迎战来势汹汹的“火箭军”,但对仅以238张多数票赢得安顺补选的他来说,此役委实不易打,其结果不仅关乎其个人的宦途与政途,而民政党能否成功反击行动党的“追杀”,逃过被“剿灭”的厄运,也繫于这一战。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民政党于过去两届大选在作为其心脏的槟州“二连输”,全军覆没,即2008年“308”大选断送由它主导长达39年的槟州政权,2013年“505”大选再遭“灭门”,可说是已被行动党“剿灭”,所以“火箭军”这回若真要“追杀”马袖强,也只不过是对民政党的残余势力“赶尽杀绝”。

(林吉祥在上世纪八十至九十年代曾相继发起所谓“丹绒一”、“丹绒二”、“丹绒三”包括于1990年大选撼倒时任槟州首席部长的民政党“老佛爷”林苍祐,两党早已结下“旧仇”。)

在2013年全国大选,竞选11国和31州席的民政党仅在西马的柔佛和东马的沙巴胜选1国3州席,战绩惨不忍睹,尤其是第二度在槟州的翻身仗又一次兵败如山倒。

马袖强及民政党若期待击退行动党的“追杀”,该党确须于来届全国大选在槟州“破蛋”,以及在其他各州取得突破,否则该党恐将与马华同遭“火箭军”歼灭,终告难逃走入历史的劫数。

这意味,来届全国大选不啻是关係马袖强本身的浮沉,更是民政党存亡的“最后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