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家风景】病


农曆新年时老大生病,病了约一週,好了没多久,老二接着生病。先是喉咙发炎发高烧,看过医生吃药后病情稍缓,两三天后严重咳嗽,吃了三四天中药情况好转,可也仅止于好转,并未痊癒。又隔了几天,咳嗽突然加剧,一看情况不对,担心变成肺炎,赶紧再看一次医生。因为痰音重,但还不至于演变成肺炎,医生再给新药,用药后缓解不少,四五天后终于好起来。

谁知道两週后老大上学回家突然发高烧,同样是喉咙发炎,诊所医生嘱咐三天不退烧就要回诊。我本来以为像过去一样,吃药休息几天就能好起来,可他却烧烧退退,等到第三天仍然发烧,赶紧回诊验血、做流感和骨痛热症快筛。结果通通都不是,验血报告显示为轻微病毒感染,既然如此只能回家休息等病毒周期结束。

没想到这波病毒很难缠,缠绵整个星期,发烧情况很反覆,时而好转时而烧回,中间多次求医,又重新验血一次,仍是轻微病毒感染。我们的心情也跟着小孩的体温一样上上下下,固定两小时测量一次体温。后来看他精神渐佳,体温降到正常。虽然咳嗽变得严重,食慾也不太好,但没有变坏就是好事。病来如山倒,病走如抽丝,只是好得慢,心里比之前他烧烧退退时候安心多了。

大家一起好起来

老大生病请假了一週多,週一开课嘱咐他多喝水、戴口罩,就送他到校上课。我趁小朋友上课时候换洗毛巾床单,加入消毒药水消毒。衣服还没洗好,课还没上完,突然接到老师电话告知小孩高烧请我到校接他回家,吓得我心跳加速差点手脚不听使唤。为母则强此话不假,心乱如麻深呼吸两三次,告诉自己必须冷静,退烧两三天再高烧大概不是什幺好事,收拾一套长袖衣裤和外套,开车到校接小孩,并且打电话通知先生到医院急诊室会合。

开着车到医院心里有谱,这下得住院治疗。果然一量,体温飙升得很高,立刻在急诊室吃药,抽血、流感和骨痛热症快筛重作一遍。前几日小孩咳嗽日趋严重,我在网络上查了一下有种叫作“霉浆菌肺炎”的咳嗽,情况跟小孩似乎对得上。跟医生一提,他的看法雷同,且已安排了血检检验该抗体。当天下午就住进医院病房,隔日检验结果一出,果然是霉浆菌肺炎。

有了检验结果就简单多了,使用针对霉浆菌的抗生素,很快就看到效果。这种肺炎需要较长时间才能检验出抗体,多半病程要到十多天后才能确定下来。住院四天出院后是一週的学校假期。我以为终于要熬到看见曙光其实还有一段路,出院五天后复诊时老大的肺炎已经痊癒,却又感染了伤风。这波小伤风让全家都感染过一遍后,终于在接近开学的时候大家一起好起来。

这次的生病,小朋友又住院又居家休息了三週多的时间,大病一场,人瘦了三圈。小孩生病时,家中还有另一小孩需要照顾,幸好得到家人、邻居和朋友等的帮助,解决了上下课接送、餐点等问题。好友替我祷告,给我温暖的支持,儘管我不是基督徒,仍很感谢他们的善意以及温暖,让我心里比较平安。一群朋友说这期间叫水逆,大概就是诸事不顺的别称。水逆结束,但愿接下来顺风顺水,顺顺利利。